飞奔的芮塔

 

【Sladin】驯服知更鸟(钟叔调教小罗宾,一发完)

涂解压涂色本久了有点压抑:-I

*药物注射

*微调教

*不适者可以怪作者

*短

(客户端不会排版,也能看起来会有些奇怪)

     

       刚开始只是一点点药物混合在营养液中。
       Robin的抗药性和只维持身体机能运动的食量让Slade有了注射的理由。食物会吐出来,注射是个很棒的办法。
       先是单一的药物,为了听话又健康的小鸟必须要严格控制住药物的多少,一点精神药物是必须的。
(Slade承认想象沾有毒瘾病弱的Robin的样子也会让他硬起来,但他还是更喜欢健康的小鸟。)
        药物一点点增加,之后又精确着比例混合着其他药物,一个针头一个针头的扎入日渐改变着Robin的身体,蚕食着他的精神

        而后Robin的“笼子”变成完全的黑暗,像是魔法师的兔子还待在帽子中一样,周围狭小又漆黑,什么都看不到。Robin的身体中堆积的药物开始浮出躯体,Robin无法休息。他的脑袋无法停止转动,从前的马戏团顶的圆形彩灯不停旋转,绿红色条纹的顶篷融化着从金色的柱子上流淌下来成了猩红色的岩浆,淹没他的脚踝。这时Slade会出现在Robin身旁的每一寸空气,触碰着他,在他耳边低喃。他冰冷而又炙热,Slade在他耳边吐息,从他皮肤上的战栗顺着柔软的纹路传入轰鸣的心脏,和着跳动的血液在脆弱的血管里向着天空振臂高歌。Robin张大嘴无声的向世界嘶喊,他想到了Batman,他想到了Barbara,他想到了Teen Titans,他想到了久远之前马戏团中偶然一瞥到的观众,最后他们都被遗忘在黑暗中。 
 
        Robin拼尽全力在绝望中站起,穿过沙漠,穿过火山,穿过月球上斑驳的沟壑跌落到宇宙的中心,最终他在黑暗中又一次醒来,重新向前走

        Slade每天都控制着药物,Robin同样知道。只有细小的针头刺入皮肤的那一瞬间他才回到现实短短几秒,而又回到他超自然的脑海深处。每当在幻境中绝望的时候他知道Slade没有离去,从屈辱到盼望这是一种残酷和另一种残酷之间的灰色。
        Robin无法抑制从心底上浮的细小渴望。在一轮精神折磨之后的疲惫通常让他不觉地顺从了心中的渴求,暂喘在这片汹涌波涛的浮木上。

        Slade将自己融在了Robin的周围,一点一点渗入Robin的世界。他触碰着年幼失孤的孩子,从脸庞到足下,从嘴唇到禁区,最终他会给青涩的果实一个专属年长的绵长又带着烈酒一样的吻。即使如此,Slade也从未摘下那层薄薄的面具,只有当小鸟真正属于Slade的时候,他会准备一个全新的面具,同样他不会露出那双属于天空的眼睛。但也因如此,他无法从Robin的眼中探寻到他到底是逐渐臣服在Slade的控制下还是寻找一次逃跑的机会,这时Slade的一次玩火,也许只有在地球另一端的喜马拉雅巍峨的棱线上,在日月交合昏天黑地的那一刻,顺着逆风和雷鸣一切崩坏时他才会知道答案。

        手中年轻的躯体因为他停下了动作发出不满的咕哝,Slade伏下身子又一次在男孩耳边低喃   。

                                                   END

  1. 冥国坏鬼名士飞奔的芮塔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