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奔的芮塔

 

【原创|期末考试贺文】留堂老师(清水|暧昧向|一发完|短)

*人物大概有些OOC

*在期末考前就写完的到现在才发出来

*与Honrywork的留堂老师无关,但兔子灰常喜欢这首歌

*此文承接第一集





                                留堂老师*began

                              “当——当——”废旧的校舍响起旧式的放学铃,三年E班的同学们陆续走出教室,踏着轻快的脚步向章鱼(划掉)老师道别

                 “杀老师,明天见!”

                 “杀老师期待明天的暗杀吧!”

                 “杀老师~goodbye~”

                 “杀老师......”  

                    

                  ... ...

                  黄色大章鱼(泥垢辣!)杀老师用触手一一向同学道别,一个也没落下,言语是无可挑宜的,但是脸上黄绿色的条纹则出卖了他的内心

                  啊啊......现在的样子真像一个普通的班级。潮田渚站在阴影处想

                  明明之前每个人都是一副无所谓、麻木的模样仿佛,未来是遥不可及的梦想,这样明亮可爱的笑容是在END班的学生们消失已久的。现在的大家脸上的希望像是北极海洋一般,从冰川上渐渐融化的冰水不动声色的浸入平静的海面,即使带着几块破碎的冰块,却也是什么都分不清了,只是默默接受充满着满满的幸福,于是海的色彩变得明亮。

                  这都是杀老师带来的,杀老师.......都是杀老师。

                  潮田渚抓紧了衣袖,静静地站在那里,静静地,独自一人。

                  原本我的生活是平静的,他想。潮田渚是一个很安静的男孩子,即使是因为发型而被捉弄被嘲笑,他也不会因为这生气,也是觉得没有什么可以反应的。就是这样的他,确实如魔一般观察着新来的老师

                  渚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也许他在别人眼里是温和的安静的,但他不认为.这么说不是指他在伪装什么,他只是对人真诚而已,真诚到——即使有危险也实行了*自杀式袭击*

                  被袭击的目标也是——

                  杀老师

                  “Koro...sensei”少年不自觉地呢喃着,而拥有着超好听力的危险老师,刚刚送别完最后一名学生。

杀老师向着这边移动,潮田渚有点慌张,他也不明白为什么,眼睛到处乱飘,身上也逸出来一层薄汗,血液也是尖叫着翻腾到脸颊。潮田渚窘迫与现在的情况

/动一动....至少动一动啊!/他急切地想着,可脚下却像是融入了让地板中一样,心脏确实轻快起来,健康的跳动着。耳膜上有节奏的鼓声,努力的向主人证明自己的存在

杀老师站在渚面前,脸上还是露着尖牙的笑容,不过这次却不是充满恶意的嘲讽。他伸出一只触手,在潮田渚头上适中的揉了几下,潮田渚愣了。

“那几个小子先跑了啊,为师我想想就生气”杀老师做出气愤的样子,触手握在一起成拳头状,向上挥舞着,像是真能打到东西一样。

看着杀老师的样子,潮田渚被逗笑了,随即又想到自己也算是一份子,又不好意思的捂住嘴,腼腆的笑笑,神色已经放轻松了许多

“嘛~幸好渚君没事”说着把放在潮田渚头上的触手顺利成章地滑到潮田渚的小脸上不轻不重的捏了两下。

诶?

诶!

反应过来的渚炸毛了,“杀老师!请不要开玩笑!”渚大声叫了出来,脸上红润一片地瞪着黄!色!大!章!鱼!

“nurufufufufu~”杀老师意义不明的发出几声诡异的笑声

貌似跟愉悦的样子...?渚不确定的想

“喏”杀老师掏出几块糖果,温柔的放在渚的手心中“这个很美味的”

糖果的糖纸上金色的意大利文字与丝滑的手感证明着这几块糖果的价值不菲,漂亮的糖纸上优雅的*Ti a mo*是渚曾经见过的——那是他还在有着让人讨厌的班主任的原来的班级

*************

那是的情人节,班中几乎没人有送或收到巧克力的样子(一群学习好的猪你觉得他们除了会受到自己妈妈的义理巧克力之外会有雌性物种想接近?——赤羽业语)只有两个家里有些背景的女同学相互送了一下才能不会被讨厌的班主任严厉的说教

她们大概是对恋人吧...渚想...那件事因关学校的名声与两家的合力打压并没有公开,但是那两张还未搬走处理的课桌上,渚曾看到那小小的、隐秘的、怀着不容于世的秘密爱意的刻痕

-Ti a mo  森雨 烈南-

-Ti a mo  冷樱 莉莉子-

那天的夕阳染红了整间教室,窗外的火烧云像是愤怒与绝望地燃烧一切一样想要试图穿过窗户一样狰狞的露出笑脸,那不为人知的小角落的小小橘子慢慢被撕裂夕阳的黑暗所吞噬,与那两位少女重合在一起的影子一起消失

黑暗中,燃烧完的灰烬泻出一丝异香,像是玫瑰

************

渚低下头,金色字体所描绘的Tiamo与燃烧着地太阳相溶,灼红了渚的眼角,泛着一层火光。烧干了的眼眶中的水分,干燥不已.

直至眼上被轻柔的触感所笼罩,渚才回神。

视野一片黑暗,耳边却是柔和的声音

“以后不许再这么伤害自己”

再一次,仿佛闻到那天的玫瑰气息。

赤色已经吞噬了天空,飘云被扭成奇异的模样,嘴边的小鼓包融化为牛奶,滑下喉咙,而华丽的包装纸散发的香气与天空燃烧的气味混成斑斓的色彩,投下一片混色的阴影

潮田渚在课桌的小小角落,刻下了隐秘的小句子

-Ti a mo-

                                                       FIN